0%

像计算机一样思考

今天是武汉封城第三十八天,新冠疫情继续发展,国内开始呈现控制好转之势,国外却急转直下大面积蔓延。日韩成为东亚新的焦点,可能要历史以来第一次因为非战争原因停办奥运会;伊朗多个高官确诊新冠,实际疫情恐引爆中东;意大利人数持续攀升,欧洲呈现燎原之势;美国真的是可防可控吗,Donald你看,道琼斯指数四天内已经有两天下跌超过 1000 点了诶。

这里是 「朝花夕拾」第七期,这一期我们聊聊 Critical Thinkinng,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去思考?这应该是关于「思维模式」系列的开篇,话题来源于 Mind Hacks (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哥,我喜欢他的「暗时间」理论)

Writing As Cache

书写是为了更好的思考。

如果把大脑当做一台计算机的话,大脑这台机器也需要面对我们在计算机中经常遇到的问题:

  • Memory is Limited

在认知心理学领域有一个 Working Memory 的概念,说的就是大脑在思考在计算的时候,Working Memory 的容量是有限的,正如我们的计算机一样。一个常见的现象就是,当我们大脑在自由思考的时候,很容易偏离主题,以至于我们甚至会忘记半个小时之前大脑中在想些什么。从思考的起点,会面临一个又一个的分叉,而在思维前进的路上,又很容易会忘记之前得到过的结论,以至于无法持续性的获得进展。

  • Writing As Cache

Working memory as part of long-term memory.

The Central Executive of Working Memory is retrieving memory from the unlimited Long-term Memory.

正如计算机的存储除了内存外还有持久性的外存作为辅助一样,大脑也有长期记忆。而为了整个计算过程能够更加高效的进行,我们需要 Cache,在我们的思维过程中,书写即可达到这个效果。不需要长篇累牍的书写,一个简单的思维导图即可,清醒的列出思维过程的主干,可以极大的提高计算过程。在书写的过程中,我们极大的提高了信息的容量,不同信息间的碰撞,也许可以不经意间刺激出新的思考。

  • Background Jobs

很多时候,我们的思考都是在潜意识中进行。一个典型的例子,就是上周在看金融危机相关纪录片的时候,大量的信息向我涌来,一个个名词在我脑海中跳动:美联储格林斯潘量化宽松金融监管… 我好像搞懂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。所有的这些信息只是在我的脑海流过罢了,但是我并没有真正的弄懂它。当下次有一个人要让我讲讲的时候,我并不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。我可能说出量化宽松、缺乏监管、CDS 等等几个词,但是我并不能够从逻辑上讲清楚整个的事情。

这就是典型的 看起来懂了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因为很多的思考只是在我们潜意识中进行的,像后台进程一样,很多的推理都想当然的完成,自己并没有认真地梳理其正确性。最好的方法,就是通过书写来整理其来龙去脉,构建自己的思维体系。

Avoid Context Switching

继续刚才的逻辑,大脑作为计算机,应该极力避免上下文切换。

学过操作系统的人都知道每一次进程上下文切换是多大的损耗,在设计系统的时候都会要去极力避免上下文切换。想一想,一个跑的正欢的程序,突然被计算机调度出内存,系统需要去刷新缓存、将原来的进程存放好以便于下次启用……对于大脑来说也是一样,我们最反感的事情就是,自己一件事情做的正起劲,被突如其来的会议或者其他事情所打断。因为我们知道,再要进到刚才的那个状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系统需要预热。

我们的计算资源是有限的,我们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,大脑作为一个计算系统,我们应该尽量提高其效率,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做到全局最优。要提高效率则需要优化我们的调度系统,把资源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。在有限的资源下,尽量避免上下文切换也是一个不错的算法。

Correct Logic Code

如果代码的逻辑写错,一个程序是永远不可能获得正确的答案的。

逻辑 在近些年的讨论中越发被强调,因为我们越来越发现有那么多的人在讨论问题的时候 逻辑 本身就是混乱的。也许有些话初听起来好像很正确,但是实际上却犯了各种 概念偷换模糊因果的问题。这里是一个 认知偏见清单 ,在忽视逻辑的情况下,我们经常或有意或无意的重复着上面的问题。(关于 认知偏见 这个话题,以后可以专门聊一聊)

以前段时间的一个热点问题为例:

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,你就去建设它;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,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;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,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;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,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,她有缺点,我们一起修正,而不是一昧的谩骂,抱怨,逃离。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。“你所站立的地方,正是你的中国;你怎么样,中国便怎么样;你是什么,中国便是什么;你若光明,中国便不黑暗。”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们便是唯一的光。

这句话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,表面上它看起来很正确,鼓励你去努力从自身做起去改变这个国家,但本质上它的逻辑是有问题的。

第一个问题,偷换概念。正在讨论的问题是 「为什么红十字会有这么多的问题」、「为什么李文亮医生他们会遭到训诫」、「为什么武汉市政府这次应对疫情的表现这么糟糕」。他说了这句话之后,讨论的问题一下子就变成了 「你应该去做什么」。

第二个问题,推理无效

事实A: 红十字会做的很糟糕

事实B: 你没有参与红十字会的工作

假设C: 只有参与红十字会工作的人才能批评它

推理D:你不应该一味的谩骂、抱怨、逃离

很明显,假设 C 错误,他直接否认了我批评的权利,整个推理是无效的推理。

事实E:武汉市政府做的很糟糕

事实F:你没有参与武汉市政府的工作

假设G:只有去做公务员才能真正的改变它

推理H:你应该去考公务员去做官来改变它

Again,假设 G 错误,难道舆论监督就不能改变他吗?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们便是唯一的光。

我是同意鲁迅先生这段话的,希望每一个中国青年都能够做自己的事情,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但是,如果因此,你就剥夺了我们的批评权,我就要思考你说这句话背后的动机了。

写在最后

「思维模式」这个话题是一个深坑,我也需要不断的去学习、去思考、去改变。本篇为序,以后这个系列应该还会有更多的思考。

一转眼,二月就要结束了呀。

Rescue Time 二月数据

看了下二月份搜集的时间数据,还需要加油呀。

武大的早樱已经开了,三月应该会好起来吧。

再见,二月;

你好,三月。